退休的人都在想什么?职场上的人不妨也听听

2021-11-24 浏览量: 3959

去年,会计学教授苏锡嘉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退休,成为了会计学荣誉退休教授。然而退休一年多,他依旧经常来学校上课。与年轻人进行学术交流、思想碰撞,让他乐趣满满。

在本期“苏氏漫谈”中,苏锡嘉教授以自己为例,聊了关于退休的种种趣事。他说,希望自己到了九十岁,还有体力和勇气走进教室,还有心情与同学们来一段调侃。

晚清名臣李鸿章在六十岁生日时以颇为自得的口吻写了一副自寿联:“已无翰苑称前辈,犹有慈亲唤小名”。李25岁中进士,60岁时高堂老母仍健在,而先他进入翰林院的前辈都已殂谢。以当时的平均寿命而言,李鸿章确实有理由自豪。

放在今天,退休后仍需侍奉父母的比比皆是。拿我自己来说,我退休时父母均健在,安享天伦。同事中年长于我的虽然不多,也还是有几位的。所以,这副寿联只有半副适用于我。以后如还有机会行走于庙堂和江湖之间,我或可以半个李鸿章自居。

古人称退休为“致仕”,意指还官位于君王。余秋雨的文化散文集《文化苦旅》和《山居笔记》当年甫经出版便一纸风行,不料被人指出书中将“致仕”的意思完全弄反了。

行文有误其实是常有的事,不值得大惊小怪,大大方方认个错就是了。谁知余巧言强辩,拒不认错,硬生生弄出一场笔墨官司,十分无趣。

因为《礼记》中有“大夫七十而致事”的记载,有人便以此认定中国是世界上最早规定官员退休年龄的国家。其实,古时能在官位上熬到七十岁,还乡安享“荫补”、“恩例”退休待遇的并不多见。更多的是未及七十却因昏老难胜其任而被请退。

官位上坐习惯了,不但有俸禄可领,还可以在致仕时升一级两级,官员普遍是不愿意告老还乡的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写了一首“不致仕”来讽谏那些恋栈不退的人:“七十而致仕,礼法有明文。何乃贪荣者,斯言如不闻?”“年高须告老,名遂合退身。”可见,想方设法赖在官位上不走的古已有之。

古时的致仕,只限于进入朝廷官僚体系的。一般的士农工商阶层应该是没有退休一说的。年老失去工作能力的,只能由子女赡养。老人越长寿,子女的负担便越重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即便是上海的老人,五六十年前有退休金的也不多。就算有,也不足以承担生活所需,子女贴补是难免的。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,退休后凭自己的退休收入就可以维持有尊严的生活,而不需要看子女的脸色,其实也就是这几十年的事,说起来真是令人感慨。

如今的上海(其他大中城市也差不多),中午的平价餐馆都被退休后精力依旧旺盛无比的老人占据,人声鼎沸,一片喧腾。晚上老人们则转战大小广场,乐声喧闹,舞姿欢快,蔚然已成城市一大景观(或公害)。

中国人一向有尊老的传统,“乡人饮酒,杖者出,斯出矣”(《论语》),吃顿饭也要让老人先离席。到了一定年龄,老人就可以杖乡、杖国、杖朝,在一定范围内不妨倚老卖老,享受褒贬时政、臧否官员的特权。杖这杖那,听起来似乎很威风,其实和大多数中国美德一样,这项特权永远停留在纸面上,从来没有真正实行过。清朝轰轰烈烈办了几次“千叟宴”,也不过是把老人弄来吃一顿,除了歌功颂德,其他是轮不到你说的。

“老子到处说”在历朝历代都是底层百姓一厢情愿的痴想而已。一般人之所以礼让老人,并不是因为他们智慧过人,能力超凡。恰恰相反,人到高龄,难免体弱昏聩,行动不便。在这点上,人老了要有自知之明,我经常这样提醒自己。

当今中国企事业单位的退休年龄,大多定在60岁左右。以如今的医疗健康管理水平,60岁正是精力充沛、经验丰富的大好年纪,就这样打道回府未免可惜。更何况,每天在一堆杂务中忙惯了的人,退下来安享清闲,与其说是享福,不如说是受罪。尤其是平日天天在单位里呼风唤雨、指点江山的,退休回家不啻是一种酷刑。

经常看到生龙活虎的人退休没多久就精神萎顿、了无情趣、百病丛生。让这些人退休后还能有所作为其实是对他们的解救。

可惜,并不是每个人到了退休年龄后都有延续职业生命的价值和能力。与其背一个厚此薄彼的骂名,企事业单位宁愿在退休年龄上奉行一刀切的做法。

现在,退休后还能发挥余热的,主要是大学老师。朋友中有“狠人”一针见血地说:“退休老师回来上课,不仅不能领课酬,还应该自掏腰包交上课机会费。因为上课机会就是你们延年益寿的补药!”还好,在下服务的学校,主事者都是善良宽厚之人,在免收我们上课机会费之余,还给了我们一笔体面的收入,幸福指数顿时上升。

我身边退休的同事多数都还经常到校上课,享受与年轻人交流、碰撞的乐趣。我也不例外,退休后仍时常在教室滔滔不绝,越是碰到有挑战性的学员越是感到兴奋。退休一年多,课量似乎没有明显的减少,真是不应该啊。

遇到同事来约课,总感到却之不恭。内子常劝我,千万不要等到没有人愿意听你上课才退下来。“老而不死是为贼”(《论语》),老而不退应该也挺让人嫌的。人贵有自知之明,我其实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。在一个充满活力又友善互助的地方上课真是一种享受,且上且退吧。

美国有一老教授,老而弥坚,九十多岁仍坚持到教室诲人不倦。据说他每次上课都以一段调侃开场:“知不知道到我这岁数还有什么让我不爽的?那就是到饭店吃饭,当你点完菜时侍应经常会面带歉意地对你说,先生,能不能请您先把账结了?”

希望我也能活到九十多岁,到那时还有体力和勇气走进教室,还有心情来一段调侃。

梦想还是要有的,谁说不是呢?

文中创意图片已获海洛图库授权,如需转载使用,请联系其授权。

编辑 | 张子胥

你理想中的退休生活是什么样的?欢迎留言分享你的观点。

也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添加中欧官微君进入社群,获取更多中欧官方活动、讲座、报名信息。

关注中欧官方视频号,获取更多教授洞见

推荐阅读

节俭也可能酿成错误?哪些钱企业不能省?

苏锡嘉:企业管理者,为什么不要急着做好事?

多数成功企业的倒下,始于“加一勺糖”

点击咨询中欧课程

编辑:刘蕊

*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MBAChina立场。采编部邮箱:news@mbachina.com,欢迎交流与合作。

  • +1

  • +1

    收藏

备考交流


2022考研英语二备考群:

2022管理类联考复试调剂②群:

2022海外硕士交流群:

2022年MBA/MEM/MPAcc联考备考群:

免联考调剂咨询①群:

2022考研政治冲刺群:

海外硕士咨询③群:

免联考硕士入学咨询群:

2022考研复试调剂交流群:

热门项目

上交大安泰MBA

清华五道口金融MBA

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

华中科技MBA项目

南京大学MBA项目

东华大学

南京工业大学

华北水利水电大学

北京科技大学东凌经管学院

西南交通大学